学霸弑母事件反思
发表时间:2019-06-27 15:35

学霸弑母事件反思

近日,“北大学子弑母案嫌疑人被抓”上了微博热搜。2016年2月,22岁的北大学生吴谢宇杀害母亲后潜逃,之后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据接近警方的内部人士透露,吴谢宇于4月21日在重庆江北机场乘机时被抓身上带了30多张身份证,通过网络购买,三年来一直在国内活动。
“大神”,这是不少同学之前对吴谢宇共同的评价。中考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福州一中;高考前夕被北大提前录取,“成绩全校前几名”;进入北大后,吴谢宇不仅在校内因成绩优异获得奖学金,就连前往校外培训机构学习GRE,也拿下了奖学金,“他的GRE成绩,排名全球前5%”……吴谢宇的学生时代,笼罩着太多荣誉与光环。
就在所有人理所当然地将吴谢宇视为学生楷模的时候,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他却毫无征兆地完成了从“神”到“魔”的转变。
这背后究竟有什么秘密呢?我们能反思什么?
 
母子发生口角,母亲遇害
 
吴谢宇涉嫌杀母的消息,始自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的悬赏通告。
2016年2月14日,福州警方发现一名女子谢天琴,死在晋安区桂山路172号一中学教职工宿舍5座102单元住处内。其22岁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最高悬赏5万元缉捕。发出悬赏通告,距离尸体发现,已过去了19天。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谢天琴尸体被发现当天,此案便已被列为“重案”立案侦查,吴谢宇被列为“重刑犯”网上追逃。知情人提供的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显示,2015年7月11日,嫌疑人吴谢宇涉嫌在其母亲谢天琴住处,因琐事口角与母亲发生纠纷,随后涉嫌杀死谢天琴后脱逃。
 
2015年5月16日,吴谢宇在北京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3位创始人,最后一次见他。三位创始人回想起一个细节,在吴谢宇领取奖学金之前个把月,他曾提出提前支取奖学金急用。“当时,以为他为了出国。”三位创始人有些懊悔,“出了这样的事儿,无论如何都是令人扼腕的……我们错过了与他最后一次的沟通。”
 
涉嫌弑母后,层层塑料包裹尸体
 
谢天琴去世时49岁,是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的历史老师。一位2008年毕业的女生称,高一时谢天琴曾经是她班主任。她称,谢老师平时话不多,挺内向的,很疼爱学生,“我想家,她还带我去她家吃饭,很细心。”“她很疼爱她的儿子,从他儿子小时候起,就以儿子为荣。”这位女生记得,谢天琴丈夫在几年前因病去世,当时,吴谢宇还在上初中,此后只剩母子俩相依为命。吴谢宇高中同桌王华东(化名)记得,高中时,吴谢宇几乎每晚都和母亲通话。大学期间,两人曾一起住过几晚,他也每晚必和母亲通话。吴谢宇初中老师记得很清楚,每逢三八节、教师节,吴谢宇即使上了大学,也会发去短信祝福。“他不是一个忘恩义的孩子,不然不会这么惦记老师。”吴谢宇的人人网主页上,分享的多是英语学习资料、课程学习资料、考试复习资料等与学习相关的信息。但偶尔,也能捕捉到他与母亲的感情。2012年12月25日,他转发了一张玩文字游戏的图片。游戏称,“看得见字就分享吧……要你用心去看的一张图。”图片模糊,但仔细看,可看到图片底层写着“love u mom”。类似的分享,2013年3月6日,吴谢宇又发一次。这次的照片,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形单影只坐在一盏油灯下,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图说是“如果拿你身上20斤肉换取母亲的十年长寿,你愿意么?愿意的请转发”。“命运让这对母子遭遇了什么绝望的境地啊?”获知吴谢宇被通缉后,初中老师心痛不已。
来自福州警方内部人士的消息称,犯罪嫌疑人吴谢宇作案后,封死了教职工宿舍,并将母亲尸体放在床上。尸体用塑料层层包裹,并在每一层缝隙中,放入了活性炭等吸臭。
 
此外,他还在房间内安装了监控,并且连接了电脑。“弑母后,他又用母亲名义贷了款。”接近福州警方人士还对媒体表示,“凶案用的摄像头、活性炭都是网购的,淘宝物流、现场指纹等都指向了吴谢宇作案。”还透露,吴谢宇此前曾伪装其母亲口气到处发QQ借钱,借了100多万元。
外号“宇神”
“大神”,这是多位同学不约而同对他的评价。
2006年,吴谢宇进入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这也是他母亲的工作单位。2009年,吴谢宇中考考了437分,全校第一,当时学校还发了喜报。这一成绩,仅比当年福州市中考最高分438.5分低了1.5分。中考后,吴谢宇进入福州一中。一名与他不同班但同级的同学称,高中时,吴谢宇考试经常年级第一,外号“宇神”。在高中同学的印象里,吴谢宇是个有理想有规划的人。因此,高中阶段学习就很自觉自律。高二那年,吴谢宇获得了福州一中的“三牧之星“奖学金。这个奖学金,每学年颁发一次,奖励人数为每年段班级数的二分之一。“这是福州一中奖学金中的最高奖项。”福州一中同学称,每年“三牧之星”奖学金名单,都会张贴在学校走廊墙壁上。其提供的历史照片显示,2010-2011学年,高二(1)班的吴谢宇,与高二年级的另外9名同学一起,荣登榜单。吴谢宇的好成绩,为他敲开了北大的大门。2012年,福州一中共有4人被北大提前录取,吴谢宇是其中之一。同年,吴谢宇进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他被北大自主招生提前录取,成绩全国前几名”。有同学称。进入北大后,吴谢宇学习成绩依然突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官网显示,大一学年,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三好学生荣誉称号;大二学年,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廖凯原奖学金。(廖凯原奖学金设立于2007年,本科生每人每年奖励1万元人民币。)不仅在校内因成绩优异获得奖学金,就连前往校外英语培训机构学习GRE,吴谢宇也拿下了奖学金。2014年9月13日,吴谢宇在北外参加了GRE考试,获得了高分:Verbal(词汇) 165分,Quantitative(数学) 170分,作文(AnalyticalWriting) 4.5分。(新GRE满分:170+170+6)。随后,他在上述英语培训机构官网上,分享了经验。
 
喊不来的聚会
 
吴谢宇的初中高中大学同学,没几个人愿意相信他作案了。事发后,多位同学试着联系他,但手机停机。王华东(化名)和吴谢宇已认识7年,两人是高中同桌,也是挚友。他回忆,两人最后一次联系,是2015年10月7日。当天是吴谢宇的生日,他打电话送生日祝福。电话里,两人一起聊了大四生活,也聊了毕业后打算,“他说他毕业后打算出国,当时我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反常的表现。”后来,吴谢宇便再也没有了消息。王华东说,连发去的拜年信息,邀请他参加班聚,均石沉大海。但此前,吴谢宇留给人的印象,完全不是这样。
“嗨,李赫!”上前拍拍肩,大喊同学名字,再爽朗一笑。这是吴谢宇特别的招呼方式。李赫(化名)与吴谢宇是大学同学,两人同住一层楼,虽然没有深交,但李赫记得,吴谢宇每一次见面,都会热情招呼。李赫回忆在宿舍时,吴谢宇也会和室友谈天说地,室友们也没有见过他独自发呆或者发脾气。吴谢宇很少提及家里事,同学只知道他父亲已过世。课余时间,吴谢宇爱锻炼身体,宿舍里堆满了他买的拉伸器、仰卧起坐等辅助健身器材。李赫说,2015年7月,吴谢宇离开学校后,便再也没回过宿舍,只留下一些生活用品。只留下朋友圈那句凯撒大帝的格言签名,译为,“我来,我看,我征服”。在写吴谢宇的案子之前,先翻了翻他的师友和邻居对他的评价。“他是地球上我最后一个想到会犯罪的人。”这是知乎上一名叫“Chasm The”的用户对吴谢宇最直截了当的评价,他自称是吴谢宇的好兄弟,同时也是他的高中同学。不仅如此,吴谢宇的邻班同学也评价他“高高瘦瘦的,很朴实,他是我们学校那年高考的理科第一名,他常年排在第一,外号‘宇神’。”有人说这是“应试教育的悲哀”,觉得吴谢宇是在高压的环境下被逼的走投无路,然而事实却是吴谢宇很聪明,对任何学科都是举重若轻,就算到了高三也还是逃课打篮球的那种人。没有人相信吴谢宇会杀人。更没有人相信他会残忍的杀害他最亲近的母亲。吴谢宇的案子就算到了今天也是疑点重重,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为什么在杀了人之后要提醒舅舅去发现尸体,他出逃之后究竟去了哪里……现在所能解答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测。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个被称为“宇神”的男孩儿,是怎么样一步一步走进深渊的。
吴谢宇的整个人生可以说没有一丝缺点。
2009年,吴谢宇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进了福州一中,437分的成绩也仅仅比福州市状元少了1.5分。2012年,吴谢宇又被北大提前录取,当时福州一中一共有4个提前录取的名额,吴谢宇就是其中之一,就读于经济学院。
进入北大之后,吴谢宇“学霸”的光环也并没有被磨灭。
大一学年,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三好学生荣誉称号;大二学年,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廖凯原奖学金。不仅如此,吴谢宇因为想要出国就读于校外的英语培训机构,也因为在GRE考试中特别优异的成绩而取得了奖学金。(Verbal(词汇)165分,Quantitative(数学)170分,作文(Analytical Writing)4.5分。)
  学习生活极度自律,有清晰的人生目标,但是如果你以为吴谢宇只会死读书那你就错了,平时担任班长的吴谢宇人缘很好,有很多朋友,喜欢打篮球,而且经常主动帮助需要帮助的同学。学习的时候认真学习,下课后又是寝室里的“段子手”,身边的人一点细微的感情变化都会被他察觉,并及时给以宽慰。尽管吴谢宇几乎包揽了各种奖学金和荣誉,但是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回评选省优秀学生,吴谢宇以微弱之差落选,他也并没有气馁,而是非常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吴谢宇就像是一个从偶像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清秀的外表,极高的智商,温暖的内心,谦逊的态度。吴谢宇的完美可能和他的母亲有关。他的妈妈谢天琴在别人的眼里也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几乎没有缺点的人。谢天琴家里并不富裕,家里的教育程度也普遍不高,谢天琴是当时整个家族里唯一的大学毕业生。可能正因为如此,谢天琴在家族中是一个非常有地位的人。大学毕业以后,谢天琴在福州教院二附中教书,虽然她有些低调内敛,但是性格脾气并不古怪,只是有些沉默。
 
吴谢宇的父亲在2010年因癌症去世,谢天琴坚决拒绝了学校想要给她发的抚恤金,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抚养好儿子。同样的,吴谢宇的学校在得知了他父亲病故的消息后,也想给他发一笔助学金,也被吴谢宇拒绝了,并且他希望学校不要再扩大传播。吴谢宇不仅性格特别像妈妈,就连长相也和妈妈如出一辙。“他的样子简直就是从谢天琴的面孔上拷贝下来的。”谢天琴的同事这么回忆道。“他们一家都很安静,没有人大声大气地说话,都是斯文人。”有吴谢宇这么优秀的儿子,谢天琴非常骄傲,一贯清高的她在提到自己儿子的时候也难掩自豪的神态。父亲去世以后,吴谢宇对母亲更加贴心,几乎每晚都会给她打电话,这种习惯从高中到大学,也没有改变过。查看吴谢宇的人人网主页,除了一些分享的学习资料,偶尔也能看到他对母亲的感情。“如果拿你身上20斤肉换取母亲的十年长寿,你愿意么?愿意的请转发。”很多人都会当成玩笑一般,但是吴谢宇没有配文字,默默地转发了这条内容。这是2013年的3月6日。
 两年后,吴谢宇杀害了他的母亲。
据知情者透漏,吴谢宇此前爱上了一名性工作者,两人还成为了男女朋友,他曾拿出十几万彩礼跟该女子提亲。据该女子称,她当时没有拒绝,但此后两人经常吵架,后来吴谢宇失踪就断了联系。与吴谢宇堪称完美的学业生涯相比,他的这段“惊世骇俗”的恋情,与其说是追求自由,不如说是放飞自我。平日里,这样的教师作为母亲往往会表现为“要强、忠贞、刻板、道德洁癖”的印象,而这一切的完美人设模版更会在长年累月之中加载到自己的亲身儿子身上。于是,吴谢宇,一个完美的学生,一个完美的儿子,诞生了。从小学起,吴谢宇就表现出了与常人完全不同的自律与规矩。放学后从来不和同学一起出去玩,而是马上背上书包回到家写作业。邻居江楠至今还深刻记得,几年前去谢天琴家中,看到吴谢宇在客厅里的书桌上极其认真的练习毛笔字。见到邻居到访,吴站起来非常礼貌的说了声“阿姨好”,接着又坐了下来继续练字。毫不分心。在这个完美儿子的脑中,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对母亲起了杀心呢?至今无人能解答。唯一的猜测,就是从小到大,吴谢宇在外人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为了表现给母亲看的,从小到他,他都披着一副“乖巧与天才”的面具活着。吴谢宇杀母及之后的行为无疑是一种冒犯和背叛,悲剧也许就此埋下了种子。从智商上来说,一直以来学业的顺风顺水、成绩突出,吴谢宇是优秀的;但从为人处世的角度来看,他幼稚得几乎难以想象。虽然他能够在同学之间游刃有余,但他似乎却完全不懂得如何处理亲密关系——既不懂得如何爱自己的母亲,也不懂得如何选择爱人,更不懂得如何去爱自己。
 
爱的匮乏,是他成长之路上的最大障碍,而这或许首先源于他获得的爱太过狭隘而自私。对于此案,震惊也许不能完全表达我们的感受,学习哥晚上看到这个消息时,心中充满的恐惧,可这样的事真心不少?前不久的孪生姐妹合伙杀死亲生父母事件,还有几年前的少女不堪忍受父母吵架杀双亲碎尸、儿子枪杀父母事件等等,都是摆在眼前活生生的事实!可许多家长要说了,这些事件毕竟是有原因的,不是自身还未成年,心智不成熟,便是父母不和睦,经常打骂孩子,给孩子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但作为一个北大学生,一直以来的优等生,高考状元、拿奖学金、GRE高分通过等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活活将自己亲生母亲杀死。何况,他的母亲也是一名教师(初中历史老师),他接受的教育应该是更理性、更多元的素质教育,他不是应该按照许多家长想象的那样,一路高歌猛进,硕士、博士,进入顶级公司,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吗?怎会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呢?这便是众多父母的想法,我们总以为进入名校,考上研究生、博士,便成为处处优于别人的强者。但是不管多么优秀的人,如果只重视成绩,不重视品行、品德方面的教育,哪怕是就读于某华、某北等一流学府一样会出现偷窃、自私、霸道等不良品性,甚至出现杀母这等灭绝人性的事情。
我们应该明白,也许有时候学霸也只是成绩好了那么一点,现有的考试机制更适合他一点,或者高考时运气好了那么一点,还远远没达到处处”优秀“的地步,甚至由于更加专注于成绩,从而忽略了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比如仁爱孝悌、诚信知报,以及古人都坚守的“温、良、恭、俭、让”。
所以,别再拿好成绩、名校、高学历作为衡量孩子优秀的唯一标准了!告诉他们,努力便好,严格要求但不必苛求,放松自己的内心,有什么不愉快大声说出来,与爸妈一起解决。毕竟,生活中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感悟、去留恋、去牵挂。
知乎有一位匿名网友曾经对吴谢宇的案子发表过这样的评论:
看见母亲就应该是伟大值得尊重的,就算她以母亲之名长期,有意识地伤害自己的孩子;
看见北大就应该是心理健康天之骄子栋梁之材,却忘了他们也只是比较会读书的普通人,有自己的桎梏与迷局;
看到常年记得自己生日就觉得他是个好人;
看到微博转发母亲增寿十年就觉得关系和睦;看到爱说段子就觉得他个性开朗;这是偏见,是不愿思考的懒惰,也是标签化社交的冷漠。
在抓住吴谢宇之前,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说,“我已经掌握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一切都是推断。好在,这一天真的来了,我们期盼他被审问,就像是等着跟一个可怕之物做一次真正的对峙。
 

?